tnzr xax6 c6me s3el 5frp nl9z 7nfy 9loh f5vx vxv5
灯笔小说网 > 莺雄 > 第六百一十八章 被训

第六百一十八章 被训

        她道:“此事你不用理,随他去吧。那林家女儿想也住不了几日,便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香嘟着嘴,颇不高兴,“皇上说明日还要来的,小姐就不怕那女人明天不走,勾着皇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文莺道:“你放心,舅母心里自有主意,她不会坑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们两人在房里说话,外面卢大太太却已在训斥自己儿媳妇了,她对林云菀道:“你也是大家出来的,怎的这般不懂规矩,你妹妹来就罢了,居然在皇上跟前无礼,也不怕我这满门被连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云菀被训的不敢说话,垂着头暗道自己这遭可是叫妹妹给害苦了,她这个妹子自小就心气极高,一心想要做个人上之人,这也不知从哪儿听了什么消息,一早就过来看她,说是长久没见,要和她叙叙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都没见她与自己这般亲近过,这回倒是说什么思念于她,她自是不会相信,可亲妹妹来了也不能置之不理,只能让她在府里暂且住两日。她禀了婆婆,卢大太太碍于面子也不好推脱,也只好暂时留住了。好在她知道郭文莺不是计较的性子,断不会推拒的,只是这事还没等郭文莺提起,皇上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等看到这林二小姐在皇上跟前的模样,顿觉从心里往外的恶心,她也明白怕是这姑娘巴巴的上这儿来也没安着什么好心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里素来不揉沙子,尤其是对郭文莺,那是她家的外甥女,怎么可能叫一个林家的小丫头给讨了便宜去?

        她想到这里,忙叫人备车送林二小姐回去,对自己儿媳妇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连声斥责了好几句,把林云菀都给骂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林云菀嫁到卢家以后,婆婆对她甚是亲厚,还从没这么严声厉色的说过话,这一番夹枪带棍的听起来真是扎心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受了气,自对自己妹妹很是不悦,送她出去之时,也冷声训斥道:“云容,咱们林家也是书香门第,你这般没羞没躁的,岂不丢尽了家里的脸面?你我虽不是一母所生,到底你也算是嫡出,没的让家里名声受损,抬不起头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云容先前还低听着,到了后来却很觉不服气,突然抬眼对她狠狠一瞪,“姐姐这话就不对了,我何曾叫家里丢人了?我只是见了个礼,说了句话而已。要说丢人,谁比得上里面那位郭家大小姐,一个女人整日抛头露面的,掳掠官眷之事都做得出来,她又凭什么能母仪天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云菀一呆,随即喝道:“这等话你都说得出口,是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用人教吗?郭文莺如何不守妇道,人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云菀听得一急,她们还没出院子呢,万一让婆婆听到了,不打烂她的嘴才怪,到时候连自己都要跟着受责骂了。她自小也不喜欢这个妹妹,凡事都跟她争抢,不把她这个大姐放在眼里,可是她母亲早逝,只能屈居在继母之下,受人欺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会儿嫁了出去,还怕了她们不成?她一咬牙,对着林云容脸上就打了过去,这一巴掌正打在脸上,林云容惊叫一声,随即哭起来,“好你个林云菀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云菀咬牙,“我打你又不如何?你老老实实乖乖回去便罢,否则还会再打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云容哪肯罢休,但此处不是林家,没有母亲撑腰,只得恨恨瞪她,指着她鼻尖喝道:“好,你等着,这笔账咱们回头再算,我若一日进宫做了皇妃,我定叫你好看。”说完,一摆腰肢,高傲的向前走去。便是昂着头,也抵不住那不断落下的眼泪,她自小何曾被人打过,何曾受过这等欺辱?

        郭文莺早知道舅母不会把人留下,听到外面动静,多少心里也有点安慰,别人算计她也罢,只要她的亲人能支持她就好。只是这过了许多天,郭义潜还没上门来过,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想着郭义潜,到了次日郭义潜就上门了,皇上的立后的圣旨虽没正式下,但宫里消息早传出来,谁都知道郭文莺要被封后了,这时候他再不来未免太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定国公夫人,夫妻两个倒是同心的很,只一进门便一唱一和的,对着郭文莺大诉苦水,先是说他们在朝中如何被6启方辖制,敢怒不敢言,又说郭家如何不易,如何丢尽了颜面,需要仰仗6丞相才能得活。又连声道歉,说是委屈了她,没能替她办成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前段时间郭家确实出了事,只是那时候郭文莺尚在杭州查盐案呢,是以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郭文清在办差的时候出了纰漏,致使军需库失火,烧坏了不少武器和物资,当时皇上也不在京,是6启方亲自督办的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文清在郭家的地位甚高,那是未来要继承国公之位的,郭家为了保他,也很是下了一番功夫,后来6启方看在郭文莺的颜面上并未严加处罚,只是罚了一年的俸禄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只是第一件,第二件便出在郭文云身上,那是个惹祸的祖宗,这两年虽被削了爵位继承权,但是人却一点都不消停,打架斗殴喝花酒这些都是轻的,后来在青楼妓馆里还给打死了人。那是也是个贵家公子,有身份的,自不能与寻常百姓一样,当即把郭家告到了刑部,由刑部审理定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毕竟是永定侯的长子,便是再不喜欢他也不能置之不理,这事一出,郭义显也急坏了,几次求着郭义潜托门路去给说情。而朝堂之上,真的能说得话,指挥的动刑部的也只有6启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此事也是6启方出面给摆平了的,虽然不能把人捞出来,到底有死刑变成了配,小命算是给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郭义潜感念此事,又被人拿住了把柄,后来6启方只微微暗示了一下,他就不敢在朝堂上替郭文莺申辩了。虽也知道即便申辩也不会有什么用处,但总觉到底亏欠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文莺虽然不是喜欢宽厚待人的,但自己伯父又能说什么?

  http://www-dengbi-cc.galaxykid.net/shu/184968/4615285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dengbi.cc。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engbi.cc